易购彩

  • <tr id='diilUr'><strong id='diilUr'></strong><small id='diilUr'></small><button id='diilUr'></button><li id='diilUr'><noscript id='diilUr'><big id='diilUr'></big><dt id='diilUr'></dt></noscript></li></tr><ol id='diilUr'><option id='diilUr'><table id='diilUr'><blockquote id='diilUr'><tbody id='diilU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iilUr'></u><kbd id='diilUr'><kbd id='diilUr'></kbd></kbd>

    <code id='diilUr'><strong id='diilUr'></strong></code>

    <fieldset id='diilUr'></fieldset>
          <span id='diilUr'></span>

              <ins id='diilUr'></ins>
              <acronym id='diilUr'><em id='diilUr'></em><td id='diilUr'><div id='diilUr'></div></td></acronym><address id='diilUr'><big id='diilUr'><big id='diilUr'></big><legend id='diilUr'></legend></big></address>

              <i id='diilUr'><div id='diilUr'><ins id='diilUr'></ins></div></i>
              <i id='diilUr'></i>
            1. <dl id='diilUr'></dl>
              1. <blockquote id='diilUr'><q id='diilUr'><noscript id='diilUr'></noscript><dt id='diilU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iilUr'><i id='diilUr'></i>
                成都钢材价格联盟

                知青岁月(45):春节回家返乡路

                流光弹指记年华 2021-04-23 13:55:10

                1969年2月中旬,北大荒的漫天白雪已经把深山里的连队覆盖起来。登高望远,小兴安岭的起伏群山,宛如银蛇逶迤,北风呼啸,天摇地动。


                这是戊申年猴年的最后几天了,打从过了小年,连队实际上除了政治学习,大部分老职工和知青都放假了。在这个快要过年的时段里,我们还从老职工那里学到了不少关于时令的顺口溜,很有意思:


                糖瓜祭灶,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头儿要一顶新毡帽!


                二十三糖瓜山,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杀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下晚不睡觉,大年初一问声过年好!


                我在那几天,给连队职工□ 忙着写春联。实际上我的毛笔字写的很不成体统,因为没有学习过书法,但是在前几年的文革中,由于天天要抄写大√字报,所以也就马马虎虎写毛笔字了。


                从连部到知青宿舍,从猪圈马号到知青宿舍和职工家的门院上,红红火火的对联到处都有。如“风雪迎春到,人在●福中笑”,横批是“步步高”;“庆佳节,团结●大夺权;擎雄文,礼炮喜震天”,横批是“破旧立新”。附近的人民公社社员家则多是“勤奋持家强,人民公社好”,横批是“总路线万岁”等等。


                我们连队的老职工此时忙着清理积雪,张贴春联以及包饺子和做粘豆包,包好了的饺子和粘豆包放在窗外,也就半小时功夫,这些东西便冻得钢钢的,然后放在面口袋里,挂在背阴处,随时拿出来就可以下锅吃了。一般情况下,这些饺子要一直吃到“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


                我们知青大多数忙着做回家探亲的准备,这些准备就是给城里的家人带回些北大荒特有的物产——黑木耳、干蘑菇、宽粉条、黄花菜、冻猪肉等等。因为北安地区粮食歉收,所以我们几乎没人有带粮食回家探亲的。


                个别知青(尤其是女知青)在麦场里脱▓谷时,会偷偷地把黄豆塞▓在套袖里,积少成多,带回家中。但这违反纪律,大多数知青还是不敢干的。


                但是,我邻居家小孩施美秋下乡到的是著名的“中苏友谊农场”(后更名为友谊农场,位于佳木斯东南,当时属于兵团三师)却是大丰收,所以她和那里回家的↘知青带回家的东西几乎全是粮油——白面和豆油。


                这些回家的“年礼”,除了平时我们田间作业时,遇到黄花菜和野玫瑰随时采集外,主要还是临时向当地老乡买的,有时老职㊣工也主动把家里的木耳等送给我们,我们从城里回来的时候,也会给他们带些“礼物”回来,这些礼物最受欢迎的是上海知青带来的卷烟纸和全国粮票。


                那年我是第一次回哈尔滨探亲,连队批准的假期是15天,而且照发工资。上海、北京和宁波的知青则都在25天左右。但是如果无正当理由超假,则一日←扣三天的工资。所以,大家基本上都能按时归队。


                我和哈尔滨十八中下乡来到兵团一师七团的同学相约在赵光车站见面,一起坐火车返回哈尔滨。从赵光到哈尔滨距离和上海、宁波比起来可以说“近在咫尺”,火车五六个小时就到↑了。但是从连队出发,到真正回到哈尔滨,没有一两天的时间是不行的。


                我们连队在偏远的山坳里,我们回去探亲,首先要走出大山,大多数情况下,连队都会每天派出几挂马车,拉着我们和大大小小的包裹踏上返乡之路。


                出发那天是1969年2月15日( 猴年腊月廿九),大约凌晨四点多,我们就穿上所有能御寒的大衣、皮帽、口罩、围脖,迎着风雪,顶着晓月,坐上马车,在清脆的马鞭声响中,听着车辙碾压积雪的声音,离开了连队。


                我们时而在马车上拥挤在一堆“抱团取暖”,时而跳下马车,跟在车后一路小跑,因为天太冷了,人在车上会冻僵的。


                就这样,直到上午九、十点钟,我们才到达二营营部,车老板要给马喂料,要◣卸下马辕,让马休息。我们也差不多快冻僵了,而且也“饥肠响如鼓”了。


                很快大家都跳下马车,集中到营部的小卖店里,围着火炉取暖。在火炉铁盖上,烤上随身带的干粮——冻馒头。有的还在滚烫的煤灰里,烤土豆,阵阵香气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飘溢。


                我∑拿出我做的“玫瑰花白糖”,抓了一大把放在开水壶中,立刻玫瑰花的香气弥漫起来,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缸子,倒上一些,就着馒头美餐起来。


                这“玫瑰花糖”是我和一个姓单(shan)的朝鲜族的老√职工(我们都叫他高丽棒子)那里学来的,我们连队种植了不少甜菜,这甜菜疙瘩(甜菜根)是制备食用糖的原料,每年我们都要收取甜菜,运送到赵光糖厂做深加工。由此,我们也常常通过一些正当或不太正当的途径能够储备些白砂糖。


                每年玫瑰花●盛开的季节,我和这个姓单的老职工都会去野外采集玫瑰花瓣。在一个广口瓶中,先放入白糖,然后铺上一层红色的玫瑰花瓣,在撒上一层白糖,再放上ξ一层花瓣,如此反复,最后盖紧瓶盖,储藏起来就可以了。几个月后,打开瓶盖,花香袭人,甘甜美味!


                吃饱喝足,大家又坐上马车朝赵光火车站奔去。下午,夕阳西下,但天气很好,我们经过水库连,又是喂马,休息。


                水库的水已经完全冰冻了,但这里的知青们可以在冰面上凿窟窿,用网篮网鱼,所以水库连的知青回家的礼物里,会带上几条冻鱼。


                在水库连,我们很幸运,遇上了从团部(赵光)来水库连拉鱼的解放牌大卡车,我们都围了上去,希望能拉我们一程。那时的司机都很好,他们在路上只要遇到知青,都会停下来捎上我们。就这样,我们都爬上了卡车,站在冻鱼堆里,高唱着“红色歌曲”,驶向了赵光火车站。


                赵光火车站早在1932年就已经设立,原名为通北站。这条铁路是日本人为了掠夺东北资源和对俄国作战的需要,强迫数万中国劳工修建起来了。1945年更名为赵光站,这是为了纪念一位年轻的共产党员而设立的。


                赵光是河北省人,毕业于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在日伪区长期从事地下工作。日本投降后被派往通北县做党的恢复和重建工作,公开身份是通北县政府的秘书。不幸在1945年12月19日被国民党控制的土匪暗杀在通北车站大门外,他头上和胸部分Ψ 别中弹,壮烈牺牲,年仅23岁!为了纪念他,通北站改名为赵光站。


                赵光车站的烈士纪念碑


                赵光来往哈尔滨的火车每天都有,尽管只有300多公里的路程,但由于是慢车,一般也需要六七个小时,如果误点,这不知道猴年马月何时到家了。联想到浙江宁波的知青要在路上好几天火车,然后还要再上海十六码头坐一夜轮船才能⊙回家,我们这些哈尔滨知青还真是很幸运的。


                到了车站,放下行李,便是紧张的买票了。有的知青当天未能及时赶到车ζ站,没有了车次,于是只好在车站附近的大车行的统炕上睡上一夜,第二天再乘车离开赵光。


                当年回家探亲和今天的“春运”也没啥两样,售票窗口也是人头攒动,你拥我挤。但是为了省点钱,我们也经常耍滑头,譬如好几个人只买一张火车票,其他的人都买站台票,名曰“送站”,结果过了检票口,大家就都上了火车,“挥手从兹去”了。


                车厢里十分拥挤,一般也不检票,即便检票员来检票,只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点好话,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当时谁家没有孩子在农村当知青呢?所以检票员也不太认真,大家也相安无事。


                上了车,最要命的是口渴而没有水供应。那个时候根本没有瓶装水,我们军用水壶的水从连队出发,一路上也早就喝光了。所以,每到一个停靠站,大家都要纷纷下车找水。实在没有,就捧起一大把路边的积雪放在嘴里大口嚼咽,倒也解渴。


                那天我们在车上还遇到了一件令人捧腹的可笑之事——我们这几个人好不容易挤上车,根本没有座位,只能站在过道上。坐在旁边座位上的是一位在上一站北安上来的哈尔滨知青,长得胖极了,穿得鼓鼓囊囊,胖乎乎的脑袋活像一头大个的洋葱。


                他满嘴酒气的站了起来,四处张望,不断问道:“哪里有水?哪里有水?渴死了!” 我看他双眼发红,厚厚的嘴唇干裂一层皮,蓬散的头发都散发着酒味,这小子确实是喝多了。


                我四▆周望了望,对他说:“你看,她可能有水!”他顺着我的手示,看到一个怀抱着小孩、挎着一个军用水壶的背包,十分困倦的靠在车厢门边上的年轻女子。这个还没有醉的“醉鬼”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从我们身边挤过去,对着这位女子讲到:“嘿!我说这位妇女同①志,您看您抱着孩子多累ㄨ啊。来,我给您抱!”


                那个女的先是一惊,后来看看他也没什么恶意,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便应答道:“哪,太麻烦您了。” “不,不,助人为乐嘛。嘿嘿!”醉鬼”用干哑的嗓子边说边接过孩子,一本正经的把小孩抱在怀里。


                小孩大概让酒味给熏了,打了几个喷嚏,便哭了起来,那女子连忙把一个奶瓶子递了过去,醉鬼心不在焉地把奶嘴放在孩子的嘴上,眼睛死瞪着女子挎包中的水壶。


                不多会,车厢摇摇晃晃又沉静下来了。这个“醉鬼”死要面子,本来就是想要点水喝,但又不好意思张口。我们都憋住笑,看着他的把戏。足足过了有10分钟左右,他好像自言自语,但有很大声地说到:“渴坏了!渴坏了!”


                这话分明是说给这个妇女听的,但她丝毫没有反应,头靠在门上动也没动。“醉鬼”回过头看看我们,有些急了,马上弯腰对她讲:“我看你真累了,到我的座位上坐坐去吧!”


                这妇女惊异地看着他,连声道谢,没有二话,立马站起来,从我们身边挤过,稳稳地坐在了“醉鬼”的座位上。接着“醉鬼”也踉跄地跟了过来,又环顾了一下大家,声音低微且有点低三下四的说道:“我说妇女同志,你是否让我喝点水啊,我渴坏了。”


                他的话才出口,我们周围的人都“扑哧”一声大笑了起来,大家逗趣的说:“你要喝水,明说不就得了吗,干嘛绕这么大圈子啊!”


                这个妇女这时才恍然大悟,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忙打开水壶盖,给“醉鬼”倒了一大碗热水说:“我这是给孩⊙子冲奶粉用的,不知道你是为了管我要水啊,我还以为遇到活雷锋了呢!”


                这个胖胖的知青咂着□嘴巴说:“我的姑奶奶,你可算明白过来了!”一仰脖,把水都咕噜咕噜喝光了,又自我解嘲地说到:“我给你抱了半天的孩子,把座位都让出来,你都不①明白啊!”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醉鬼”喝了水,也高兴起来,情不自禁地哼起样板戏“林海雪原”的片段来。那位妇女接过孩子,一直安稳地坐到哈尔滨,才和我们一起下车,消失在漫天飘舞的雪花之中。


                虽然到了哈尔滨,要出站则查得非常严,没有票和使用站台票的,一律要补票,凡是没有正规车票的,也根本不出站台。家住在车站附近的一个知青说:没事儿,你们跟着我。于是趁着黎明前的黑暗,他领着我们,溜出站台,横跨十几条铁轨,绕道到了连接道里和南岗两个区的霁虹桥下,再艰难地顺着桥下的斜坡爬到霁虹桥上,彻底出了车站,万事大吉了。


                我们从连队出发到爬上霁虹桥,整整“走”了24个小时之多!不管怎么样,我们第一次从兵团回家,尽管是“逃票”但路上还算顺利。很快大家就分『手告别,各自奔回了自己的家。


                此时,正是猴年的三十的凌晨,一轮旭日正在冉冉升起。真的很快,明天就是己酉鸡年的正月初一了!


                老照片:霁虹桥



                Copyright ? 成都钢材价格联盟@2017